OPPO卢建强:新闪充防抖技术都已成熟

      [  中关村在线 原创  ]   作者:  |  责编:胡永彬
    收藏文章 暂无评论

           中关村在线消息:西班牙时间2016年2月23日下午两点,OPPO举行媒体专访会,由来自OPPO技术规划负责人,达芬奇实验室负责人卢建强先生(以下简称卢工),专门针对上午发布的Smartsensor芯片图像防抖技术以及SuperVOOC闪充技术的相关问题进行公开解答。以下便是这次专访的主要内容。

    OPPO卢建强:新闪充防抖技术都已成熟 OPPO技术规划负责人,达芬奇实验室负责人卢建强先生

     记者:你好,上午的时候也和您有过短暂的提问,我现在的问题是目前这两项技术都已经进展到什么进度?是不是说很成熟,可以马上就应用到市场上?

     卢工:技术上是没有问题的,今天你们也都看到了技术展示。SmartSensor图像芯片防抖技术,我们已经把效果调了出来,防抖效果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因为目前还未市场化运用,这块传感器整体影像的效果还没有调试,成像效果可能还差一点,最终应用时肯定是能调好。然后VOOC超级闪充就是在我们的产品里面实现的,只是手机真面貌我们隐藏保护起来没有让大家看,其实在产品上是没有问题的。 什么时候上市要根据我们的产品规划,这是一个商业的问题,我们只做技术的问题,商业的问题可能是由市场的发展以及需求去做判断。 

    记者:对于视频增稳技术,我知道普通的OIS防抖他好像通过对于镜片移动来实现防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您这个技术是通过它的感光元件移动进行防抖? 卢工:对,可以这样理解。我们Keynote里面有一个动画,这点是可以看到的。传统镜头防抖,它是通过音圈马达推动镜头在Pitch轴和Yaw轴上移动来补偿防抖。我们的Image sensor是悬浮在一个很小的空间内,它是除了能够针对补偿Pitch轴和Yaw轴的抖动,最重要是补偿Roll轴的抖动。我们的研究发现Roll轴抖动是拍照最普遍的抖动,是影响手机成像的主要问题。我们是基于这个问题点、这个痛点提出这个技术课题,然后我们再去解决这个问题,找相应的技术解决方案。其实在几年前我们就发现了这个,今天终于经过几年的努力克服了技术难关,把这个技术带给大家。 

    记者:如果按照您这个说法,我觉得这个现在已经涉及到模块驱动技术,摄像头模块驱动技术这一块领域,对于这个模块感光元件部分,是不是由OPPO这边自主设计,还是跟一些像索尼、OV跟这些厂商来合作?

     卢工:我们的影像的理念,是希望用户通过我们的产品能随手拍出好照片,轻松记录生活,这是我们的目标。经过评估,任何技术对于这种结果达成有帮助的,我们就去选择来做出这样的产品。你提到的索尼、OV或者三星,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不管是在sensor这一块也好,或者包括大的平台也好,我们有好的想法、产品定义,会联手、推动我们的合作伙伴去实现出来。 

    记者:目前OPPO的图像芯片防抖技术,它的成本应该会很贵吧?以后只用在高端旗舰的机器上面,还是整体? 

    卢工:要看你是说哪一方面的成本?制造成本,在技术是没有量产之前,可能是有挑战。可是量产之后成本会有一个往下掉的过程,尤其我们我们这个图像芯片防抖技术,它是采用硅结构的、能够批量化生产半导体。OPPO的SmartSensor图像芯片防抖技术生产工艺难题解决后,结构及生产反而是简单的,我相信未来它的成本会比目前传统的音圈马达镜头防抖技术的成本还要低。

     记者:这几天我采访手机大佬,他们都说手机技术方面,今年和明年基本上没有什么作为,你在这方面应该是专家,你怎么看? 

    卢工:没有作为是偷懒的想法,我们任何的用户,任何的消费者,包括我们自己,对我们现在使用的东西仍然有不满意的地方。我们做的产品都是来源于消费者的需求,我们基于需求的元素去抓取消费者核心的需求,我们想办法去实现。比如对手机拍照的持续投入,比如领先市场最先推广应用手机快充技术。当然了很多人都会去想,有多少人愿意干?OPPO愿意花苦功夫,笨功夫去干。

     记者:但OPPO这两年一直努力的方向是什么?是不是有很多这种“黑科技”都是在研究中? 卢工:你们也看到OPPO在智能手机发展的这些年里,取得了一些成绩,是因为“简单专注”。我们不可能同时做很多技术,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要判断哪些技术对于用户来说是核心需求,能够给用户带来核心价值。我们目前主要投入的是“外观技术、电源技术以及影像技术”三大领域。三大领域拆分下来就是很多技术了,比如外观表现力貌似只是设计的问题,但它需要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去支撑。再比如,VOOC闪充只是电源技术其中的一个技术。 我们现在所有做的技术都是基于消费者核心需求。但老实讲,在做的不一定都能做成。所以我这里就不方便说,一旦我们做成也会有下一个发布会跟大家分享。

     记者:现在手机支付这块特别火,OPPO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想法?

     卢工:这一块我们在关注中,不过它更多是一个资源整合应用的问题。 

    记者:现在你看华为,像酷派他们都搞双系统,OPPO这块有没有也想搞一个双系统?

     卢工:做或者不做,关键还是回到用户价值,它给用户带来什么价值,什么样的用户会喜欢用它?这个可能需要我们去做些研究和判断。如果能给我们的用户带来价值,让手机使用起来更方便、更智能,我们也可以考虑去做。 

     记者:因为我之前用过咱们的产品,直到OPPO的R7 Plus是4100毫安时的电池,之前机型我自己用了,感觉确实充的很快,用的也很快,现在出这个快充最新的一代,它的电池是有一定的要求的,我想问下它达到什么要求,电池的电量,电池的体积会有什么样的限制? 

    卢工:没有限制,完全取决于整个ID的表现力,我们ID其实是第一优先级,然后ID限制了这个长宽高尺寸,再把我们有限的结构件,电子件放进去,剩下的空间就是电池的。你说充的快用的快是假的,它主要受限于我们整个电池容量的大小和系统的优化。OPPO R7 Plus在续航上有非常出众的表现,是电池容量大,系统省电优化好,双管齐下的原因。VOOC闪充对电池的寿命没有什么影响的,已经有1800万用户正在使用。 

    记者:既然卢工是做技术的,希望您能从技术角度上来讲一讲最新的VOOC闪充技术,相比竞品QC3.0,技术方面的差别,优势是什么?比方说从电压这块来说,因为刚才我也跟OPPO的人也聊过,刚好新的快充技术它的电压是控制在5V,电流会有一个很大的提升,电流是一方面。另一点它的充电电压好像电源给的电压是5V,手机这边并没有一个降压的电路,也就说电池将会直接接受5V的电压,据我了解5V的电压是电池所能接受的极限电压,在安全方面上会不会有一些问题? 

    卢工:竞品我们不做评价,我只能说我们的VOOC闪充,虽然成本相对贵,但我们愿意付出这个成本给我们的用户提供更安全、更可靠的快充技术。这种安全可靠性主要表现“5V电压防呆设计”和“充电时手机温升控制好”。其中充电温升,是可以去对比体验的。 VOOC闪充的充电电压属于手机标准充电电压,符合手机电池的电压接收范围,电能可直接充进电池,不需要经过电压转换,因而充电效率高达97%;而高压快充需要降低电压才能充进电池,因此会产生较大的能量损耗,充电效率约为85%。因为充电机制和充电效率的不同,VOOC闪充在手机端的温度要低于高压快充。在初始手机温度相当的情况下,VOOC闪充的手机端温度,从最低温到最高温的温差只有3.3摄氏度。因为能将充电时的温升控制在正常水平,所以VOOC闪充可以边使用手机边进行快充。 

    主持人:其实低压和高压各有各的好,我们的好处是在充电效率和安全性方面有优势。但是因为这个要求VOOC闪充从充电器到数据线,再到电池等,都要定制生产,这里面还有很多MCU控制芯片来监控整个充电的安全等等。所以一方面成本高,另一方面在兼容性这一块,我们目前得客观承认确实不如别的方案,这就是一个取舍的问题。 卢工:我们的充电适配器标称确实是“5V4A或者5V4.5A”,这么标主要是充电器要兼容普通手机的充电。当VOOC闪充适配器给支持VOOC闪充的OPPO手机充电时,输出的电压并不是5V。根据电池电压体系,智能判断输出,如果是4.2V体系的那就输出4.2V,4.4V体系的输出4.4V。我们在中间是做了可靠、准确、稳定的控制,这里面的核心就是里面有一个算法,我们还有软硬结合控制方式是我们的核心技术,也是我们申请的基础专利技术。 

    记者:我有两个问题,一个对无线闪充这块你们有什么想法?第二个问题是目前VOOC闪充还是受到充电场景的限制,必须找到有插座的地方,当然这个已经很快了,但安卓还面临一个问题,你的耗电量毕竟摆在那,可能大多数手机都是这种情况,我在面临一些长期旅行,长途旅行的情景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充电,有没有考虑到便携的快充?

     卢工:无线快充我们也是有一个研究的方向,但是现在来看的话还是有难度的,首先无线的前提下,实现大功率的充电传输是难点。第二个怎么样和我们的VOOC结合起来让消费者使用更方便,也是需要攻克的难题。 关于多场景下的闪充是这样子的,我们做快充,无论是VOOC,还是Super VOOC只要有上市的,我们都有配套研发移动充电电源,车充,都是整个体系的。

     主持人:这里我补充一下,刚才你提到怎么样让用户能够随时随地来享受到闪充带来便利,我们做了一些工作。第一我们有座充,在家、在办公室都可以用的,并且我们原装配套,另有单独销售,可以单买一套。第二我们有车载闪充,车载的充电器。第三我们有闪充移动电源,这三个结合起来,你在办公室也好,在车上,路上都是可以享受闪充的,这是一方面。 还有一方面,我们现在在OPPO所有的体验店都提供闪充服务,我们叫“闪充加油站”,是我们的一个服务性的产品。逛街,只要那个地方有OPPO专卖店,你是OPPO手机,你进去歇一会,喝杯水基本上充的差不多了。但是现在我们也在跟一些,比方说连锁咖啡厅、机场去进行沟通是否有商务合作机会,能够在更多场合使用提供“闪充加油站服务”,这个方向我们也在努力做。 

    记者:刚才我们了解到Super VOOC和普通的闪充相比,它那个充电器功率是更大的,我们之前的产品是否能接受现在大功率?比如说我现在在使用OPPO N3,Super VOOC是否能用的? 

    卢工:Super VOOC和之前的闪充是有差异的,我们的Super VOOC是从适配器、线材以及我们手机里面的电池都是不一样的,都是升级的。但是你说到要跟它混合起来使用,Super VOOC的充电器也可以去充,往下兼任,但是往上不能兼任,N3不能往上去做Super VOOC,但是他可以往下兼任,就是Super VOOC的适配器去充N3,我们就用VOOC的充电电流就OK了,我们就是智能的,都有可以检测的,有判断。

     记者:但是由于N3那个电池的原因,或者说他某种原因,他不能使用Super VOOC? 

    卢工:对,它原来可以使用VOOC,也可以使用普通的充电,就是大家都公认的充电,这是可以兼容的。但是我可以往下兼任的,我Super VOOC可以用VOOC,也可以用普通的充电。 

    记者:从技术层面来讲,您觉得今天15分钟充满一个2500毫安时的手机,是不是到一个极限了?有没有可能1分钟充满一部手机。 

    卢工:从技术来说永远没有极限,没有最好只好更好。从我们工程师的角度来说,我们愿意去探索更好的东西,我们其实就像奥林匹克的运动员一样更高更快更好。 

    记者:我想问一下您作为实验室的负责人,肯定您参与了整个闪充技术一整套的设计,在这个过程中您曾遇到过什么困难,在设计的过程中面临最大挑战是什么? 

    卢工:困难有很多,但解决困难后给用户带来价值又让我们非常有成就感。手机充电过程中,提升充电功率很容易做。问题是,这么大的充电功率如何很好的收起来。把功率比喻成水,我要倒这么多水,我要保证流水这个过程,流水的渠道是安全可靠的。然后我要保证后面接水的池子能受的住,这是最大挑战。所以在超级闪充实现的过程中,软件算法要更新,充电的适配器数据线要升级,电池也要使用全新的设计。

      ——完——

    mobile.zol.com.cn true http://mobile.zol.com.cn/569/5698982.html report 9464    中关村在线消息:西班牙时间2016年2月23日下午两点,OPPO举行媒体专访会,由来自OPPO技术规划负责人,达芬奇实验室负责人卢建强先生(以下简称卢工),专门针对上午发布的Smartsensor芯片图像防抖技术以及SuperVOOC闪充技术的相关问题进行公开解答。以...
    不喜欢(0) 点个赞(0)

    推荐经销商

    投诉欺诈商家: 400-678-0068
    • 北京
    • 上海
    Android 客户端 下载中关村在线Android 客户端
    iPhone 客户端 下载中关村在线 iPhone 客户端
    iPhone 客户端 下载中关村在线Windows8客户端
    iPhone 客户端
    关闭

    扫一扫

    成为中关村在线微信好友